魔龙大浩劫 百度影音
首 頁
100%官方網站
100%出團成行
100%優質服務
100%優景優價
1+N直通車

  公元 1683 年,倉央嘉措生于藏南門隅地區宇松地方的一戶世代信奉寧瑪派佛教的農奴家庭。當幼年的倉央嘉措在遠離西藏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拉薩的門隅地區,過著最普通的農牧民生活時,他和他的親人們都不會想象得到,有一天,他將會成為萬人景仰的宗教領袖,但又在最輝煌的時候,莫名其妙地成了階下囚,然后年紀輕輕地就客死他鄉,卻又通過上百首膾炙人口的詩歌,從而流芳千古。
   清朝順治年間,五世達賴和固始汗從西藏前往北京晉見順治皇帝,當這支隊伍在結束晉見返回拉薩途中,順治派出的特使快馬追上了他們,這位特使向達賴宣布了一道圣旨,正式冊封達賴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怛喇達賴喇嘛”。這是一道在歷史上意義重大的圣旨,達賴喇嘛首次得到了中央政府的冊封,達賴的冊封以后還要加上班禪的冊封都必須經過中央政府,自此成為一條規矩,一個儀軌,一種讓僧俗萬眾口服心服的重要方式。  但是當時,西藏政教兩界之間卻存在著明爭暗斗。 1682 年 2 月 25 日 ,五世達賴喇嘛在布達拉宮去世,其弟子桑結嘉措為了利用達賴的威信威權自重,于是密不發喪,封鎖了五世達賴已經去世的消息。直到 15 年之后的 1696 年,康熙帝在平定準噶爾的叛亂中,才偶然得知五世達賴已去世多年,震怒之下康熙致書嚴辭責問桑結嘉措。桑結嘉措一方面向康熙承認錯誤,一方面派人尋找五世達賴的轉世靈童。

 

  1697 年,倉央嘉措被正式確認為五世達賴的轉世靈童,是年 9 月,倉央嘉措自藏南被迎到拉薩,途經朗卡子縣時,以五世班禪羅桑益喜為師,在那里剃發受戒,取法名羅桑仁欽倉央嘉措。同年 10 月 25 日 ,倉央嘉措于拉薩布達拉宮舉行坐床典禮,正式成為六世達賴。
   按理說,一個農家少年,一夜之間成為至高無上的教宗,可謂齊天的洪福,理應欣喜若狂,但倉央嘉措卻沒感到多少幸福和快樂。其間的原因有兩個:其一,自始至終,他都受制于幕后操縱者桑結嘉措,并沒有任何真正的實際權利,而是被操縱的傀儡而已;其二,更重要的是,倉央嘉措在家鄉時信仰的是藏傳佛教的寧瑪派,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紅教,紅教的僧侶可以結婚生子,但做了六世達賴后,他信仰的是藏傳佛教的格魯派,也就是通常所說的黃教。與紅教相比,黃教要求嚴守清規戒律,根本就不能結婚生子,甚至不能與婦女接觸。這對于一個十多歲的原本生活在自由之中的天性少年,無疑是一種極其沉重的枷鎖。對枯燈黃卷的修行感到無比的厭倦,據說他白天是活佛,夜晚則易容改裝,潛游于拉薩的街巷之中,沉醉于美酒和美麗的愛情之中。

 

  倉央嘉措是西藏有史以來最為知名的杰出詩人之一,他的詩篇在藏區被人們廣為傳唱,他本人的悲劇人生,也贏得了不少人同情的淚水,而他那些一唱三嘆的詩篇,更是西藏奉獻給文學史的一份厚禮。
  藏傳佛教高僧對倉央嘉措評價說:“六世達賴以世間法讓俗人看到了出世法中廣大的精神世界,他的詩歌凈化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靈。”是當今華人世界影響力最大的文化人物之一!
  在我看來,倉央嘉措的詩歌中有一種質地純樸的透明與憂傷,他更像是一個渴望自由生活的人,在遠離了自由之后發出的惆悵與追懷。他打動人心的力量,就在于他的詩歌飽含著真實的、似乎伸手可掬的濃烈情感,他的詩很美,美在真實,更美在憂傷:“心頭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絕代容,恰似東山山上月,輕輕走出最高峰。”
  當下人們對倉央嘉措詩歌的追捧,其情其景,可用倉央嘉措的另一首詩來概括:“在極短的今生之中,邀得了這些寵幸;在來生童年的時候,看是否能再相逢。”

    “故鄉遠在他鄉,雙親不見兒郎,不必過分悲傷,情人勝過親娘,勝過親娘的情人啊,翻山越嶺來到身旁!”這是倉央嘉措無數首愛情詩中的一首,不羈的他用自己的詩歌書寫了一段喇嘛王國的傳奇。歲月滄桑,不愛江山愛美人的倉央嘉措去了,用他25歲短暫的一生給高原大地留下了一道永不消褪的彩虹,盡管已過去300多年,但他的詩現仍在雪域高原廣為流傳。

  在西藏,念的最多的是六字真言,而唱的最多的卻是倉央嘉措的情歌。沒有人懷疑過倉央嘉措的情歌在這片藏青色高原上的地位,就像沒有人懷疑過他們念誦的六字真言對他們生命的重要性一樣。

   六世達賴倉央嘉措,一位深受藏族人民喜愛的才華橫溢的詩人。他雖然位居藏傳佛教政教最高領袖之尊,卻寫下了大量清新優美而又直言不諱的情歌。在西藏政教合一居于領導地位的黃教,歷來是以戒律嚴格而著稱,可是倉央嘉措的情歌幾百年來卻在藏區廣泛流傳。藏族是一個百分之百信仰佛教的民族,但無論男女老少都會唱而且愛唱倉央嘉措的情歌。近似于苦行的宗教是信仰,是來世的寄托,而情感,則是漫漫長途中與人相伴的一份溫馨與慰籍。在藏族同胞的心目中,倉央嘉措不僅是一位達賴喇嘛,更是一位歌神!
 

  14 歲的倉央嘉措于 1697 年就被推上了西藏最高統治的寶座,同時也被推進了復雜的政治漩渦中。他每天看到的只是一副副虔誠的臉,聽到的是有著六字真言的單調的誦經聲。他厭煩了這里的一切,他很苦惱但無法與之抗爭,只能用詩歌來宣泄心中的一切。 1706 年秋,赴京途中,倉央嘉措逝于青海湖畔,時年 25 歲。
   倉央嘉措的身世更為他的情詩增添了浪漫而神秘的色彩。他的經典的拉薩藏文木刻版《倉央嘉措情詩》,匯聚了他的 60 多首情詩。現已被譯成 20 多種文字,幾乎傳遍了全世界,新的譯作層出不窮。而在民間,有倉央嘉措的情詩達 200 多首。今天,在布達拉宮內,倉央嘉措的塑像前沒有酥油燈,也很少有人敬獻哈達,他的像,只是一具普通的泥塑。倉央嘉措留給布達拉宮的,只有永遠也述說不完的故事和一首首火一樣的燃燒的詩歌。

 
地址:西藏拉薩市太陽島一路20號陽光花園D座10樓(郵編:850000) [藏ICP備16000180號]
24小時電話:0891-6394922 6820222 6820088 6820288 6820055 400-655-0891 (免費) 
傳真:0891-6394933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91-6875199 【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
魔龙大浩劫 百度影音 84587338319554784793794864136810348492752974788721548823335925811204487103021686568146316463295258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